宣传思想
学习资料
理论园地
会史研究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宣传思想
读了中共“五一”口号以后

浏览:1045 来源:《马叙伦政论文选》 发布人:admin 发布时间:2018/05/08 【字号

 
    在中国历史上象唐朝陆贽替德宗写的一篇“奉天改元大赦制 ”,能够叫当时“骄将悍卒为之感泣 ”;我们如果用当时的眼光去读那篇文章,怕就是我们生在那时,也会很兴奋的。这才称得起时代文件,因为他在当时,的确起了扭转时局的作用。
 
    同样的理由,象廿多年来反动的独裁政权发表了许多的宣言和告什么什么文,真是“好话说尽”,形容得他怎样为国为民。但是,我们读了,固然一笑置之,就在他们自己人里,也觉得是又长又臭的裹脚带。这是为什么?因为没有起作用的可能,也就是叫人感不到兴趣。那末,这种文章,不但称不得时代文件,倒是合了“擦屁股嫌罪过”的俗话。
 
    中国共产党在本年五月一日为纪念劳动节发表了廿三个口号,被压迫到香港的我们,幸运地先听得了,我们感觉到无限的兴奋。现在我们并且晓得国内听到这个消息的人们,不论那一方面,只除反动派以外,都“延颈企踵”希望即刻看到全文。因为他们都晓得这些口号,一定给新中国前途带来无限的喜慰。
 
    是的,这些口号里最突出的是第五项:“各民主党派、各人民团体、各社会贤达、迅速召开政治协商会议,讨论并实现召集人民代表大会,成立民主联合政府。”时局发展到了今日,任何中国人(包括反动派)都晓得独裁政权虽能“沐猴而冠”,玩一套换汤不换药的把戏,虽能有美帝不断地援助,都是“无济于事”,注定了他的末日快到了,换句话说,人民的胜利已经决定了。任何人对这,已经不是感觉而是信心了。所以,可以说全国一致在企望着卖国殃民的反动的独裁政权早一日消灭,新中国的人民自己的民主政权早一日成立,在企望着真正的人民革命的领导者——中国共产党,给一个鼓励和安慰的启示。现在是得到了。
 
    这些口号,虽然是为着纪念五一劳动节而发的,他的精神是贯彻到世界的民族解放运动、民主运动和职工运动。他的号召是普遍到全国劳动人民、全国知识分子、自由资产阶级、各民主党派、社会贤达和其他爱国分子。他的启示是巩固与扩大反对帝国主义、反对封建主义、反对官僚资本主义的统一战线,为着结束国民党反动统治,建立新中国而共同奋斗!
 
    然而他更重要的启示,还在第五项:“各民主党派,各人民团体,各社会贤达,迅速召开政治协商会议,讨论并实现召开人民代表大会,成立民主联合政府。”这是一面对遵从美帝的命令,正披民主外衣、想骗取更合法的国际地位的反动的独裁政权下了另一个方式的讨伐令,意思是说你这种欺骗不了人民的伪装民主,只是小灯里的一点残火,告诉你吧,太阳就要出来了;一面对人民大众是象这样地说,我们的全面胜利快到面前了,我们该准备我们的新中国和世界见面了;另一面又告诉了美帝和世界:美帝制造成的伪装民主中国,不但是扶助了一个阿斗,也是象在热带地上装了一座冰山,一下子就变化了。所以,这次口号,实际上是对世界宣布了新中国将出现的姿态。
 
 
    可是,他还有很大的作用呢。中国人民除了我们——“民主人士”,早经瞭解和相信中国共产党最终的目标是实现共产主义的中国,但这不是“一蹴可就”的,共产党是最重视现实的,他十足了解到半封建半殖民地的中国,怎样谈得到共产。所以,他为着忠实实践他的主义的步骤,他为着中华民族的生存竞争,他为着要把中国从殖民地解放出来,他决定了先要造产。
 
    一个半封建的农业国家,已经到了破产边缘,造产又从哪里谈起?因此,他又决定了土地改革政策,把土地从封建剥削者手里转移到农民手里,使农民从封建土地关系获到解放,使农业成了造产的主要动力。这样建立了造产的基础,农业也从旧式落后的水平,进行到近代化水平。因此,工业也获到市场,就可把农业国家转变做工业国家。
 
    农、工是经济建设的一对轮子,有了近代化农业的基础,便有大量生产,生产的若干部分,便是工业的原料。所以农业发展,同时又发展了工业,这是自然的结果,而工业又成了造产的第二主要动力。社会的活泼生存和进展,命脉就在这一对轮子上。政治不过是他表现的总相。
 
    可是,土地集中的封建制度,既不容许再存在,私人资本的发展和集中,便成了资本主义,他的流弊,显然剥削了大多数人类的权利,阻碍了整个社会的前进,在还不曾犯这个疾病的中国,无疑不能使他再走资本主义的旧路。因此,中国共产党所主张的是新民主主义经济。他虽然主张发展中国轻重工业却规定新民主主义的国家经济为主导,他并不主张没收中小资本家的私有财产,也不禁止“不能操纵国民经济生计”的资本主义生产的发展,相反的,还坚决地保护他,使他发展。正因为经济十分落后的中国,正该造产的缘故。
 
    世界资本主义的国家又有一个显然的症结,便是劳资问题。他们的劳资斗争,已走上尖锐化。这是私人资本发展到极度,而资方不能接受劳资两利的政策必然的现象。中国共产党方在主张急需造产,也在鼓励资本主义生产,而且并不禁止“不能操纵国民经济生计”的资本主义生产的发展,那末,也得防弊于先。所以,他提出“发展生产,繁荣经济,公私兼顾,劳资两利”的工业政策(包括工运政策)。
 
    我们了解他主张的这农工两大政策,就是新民主主义的经济政策,也是符合新中国要求的主要条件。我们可以给他另一个名目,叫做救国的经济政策。他对于这两大政策,已在各别的文件里详细地给他说明,而他去年宣布的土地法固然是农业政策的基本的具体方案,这次廿三个口号里的第八到第十七一共十项,也是他对工业政策纲领的报导。我们平心静气客观地给他一个评判,除了反动集团为他们自私自利的观念,抹杀了他们的良心,任意胡说以外,我们可保证,谁也会同意我这救国的经济政策的评语。因为便叫世界的大政治家来给中国诊脉开方,实在不能有超出这个的方案。
 
    他的土地法是没收地主的土地,分配给无地及少地的农民,但仍给地主有同样的一份,那不是实行孙中山先生的“耕者有其田”的主张?又和国民党的 “平均地权”政策很符合?他的大工业、大银行、大商业归国家所有,但同时并不主张没收其他资本主义的私有财产,也不禁止“不能操纵国民经济生计”的资本主义生产的发展,换句话说,他是保护民族工商业的,那不是又符合了国民党“节制资本”政策的方针?然而向来有许多人象对于国民党的“平均地权、节制资本”政策很了解,不反对,对于共产党的新民主主义的经济政策便怀疑,或者还反对,这是很不可能的。其实也很容易解释。国民党执政以后,早把 “平均地权、节制资本”的政策,抛在脑后,仅在他的党纲上保留着这八个字,有必要时还拿来装点装点门面,或者哄骗一下老百姓。相反的,他还造成了四大家族的豪门资本,他还借地主的力量来拥护他。那末,这些人们,很了解也罢,不反对也罢,反正没有关系。至于对共产党的新民主主义经济政策的不了解,可以说是“无怪其然”,因为共产党的文件,好象不是秘本就是禁书,许多地方没法寻访,或者不敢“妄窥”,怕因此而被戴上红帽子,可以招致大祸临头。或者还有反对的呢,有些是老顽固派,一听是共产党的主张,总归反对,那是只好“置之勿论”的,好在这类人已是时代的渣滓,数量也极微少,在社会上已为国人共弃了。其他就是地主、买办、官僚资本家,这可以用“与虎谋皮”的古话来解释,就不须再说了。这类人就是现在的反动派,是革命的对象倒也不在话下了。
 
    所以,中共的土地法和这次的口号,是历史上重要的文献,转捩时局的曙钟,我相信这次口号,已震撼了反动的独裁政权和他的集团的魂魄,如果“通行无阻”地传播到任何角落,便等于一篇胜利的“檄文”。
 
 
    这次口号里吸引力最大的,自然是第五项了。这是任何阶级任何阶层没有不注意的。他不但是号召,已经指示了新中国形态建设的程序,和人民建立新国家基础的成分,尤其粉碎了反动集团“妖言惑众”的阴谋。
 
    反动集团一向拿“向壁虚造”的什么共产党现在要实行无产阶级专政的口号,欺骗和恐吓人民大众,又拿什么共产党要排挤知识分子,要消灭资产阶级,不替无产阶级以外的人民谋福利等等的瞎说或故意诬蔑来离间人民大众。这固然都是他末路蠢笨的表现,但是,由于消息的被他封锁,也会有人被他迷惑的。现在由于革命势力的膨胀,解放的地方天天扩大,尤其人民解放军对俘虏的宽大,被释放的俘虏凭良心的说话,已叫反动集团无法继续造谣。而这次口号是一个对全国性的号召,把一个各方最关心的问题,在第五项里很庄严地宣布了。
 
    这项里说明的是新中国的中央政府怎样组织起来,因为民主的全面胜利将迅速到临,不能不事先有个准备。当然,准备的是实质和形式两方面,实质自然重要过形式。实质方面,由于革命的胜利,虽然由于无产阶级的中国共产党领导,但革命的过程里,各阶级各阶层都参加了工作,而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建立新中国的革命,并不象十五年国民党领导的革命一样独占了成果;并且他深切了解新中国的前程中,也要全国人民合作,所以他既不要他的一党来“专政”,并且主张一切反帝反封建的人民联合起来“专政”,这第五项口号就表示着这个意义。
 
    政治协商会议是叫代表各阶级各阶层性的各方面拿出他们自己需要的政治主张和具体方案来,讨论出一个“衷于一是”的政治纲领,成立一个协议,来供给人民代表大会和民主联合政府的采纳。这是实现新中国的初步重要工作,同时他还要负担起人民代表大会怎样组织怎样召集的一件繁重工作。但是,新中国的基础是要建立在这一个会议上的。
 
    政治协商会议这个名词,虽然已是历史性的,但是,这一个政协,不是继续上次的政协,他的性质完全和上次的政协不同。上次的政协,是民主和反民主、伪民主的集团妥协的。这次的政协,是民主方面的各阶级各阶层的代表自己互相商量“国是”,取得一个协议,只是“和衷共济”的而不是妥协的。这是性的不同。上次政协是反民主的反动集团做主体,而伪民主派也参加了的,这次是民主阵线的各方面自己的集合体,而中国共产党是当然的领导者。这是质的不同。
 
    第五项里揭出的各民主党派便说明了反民主的或伪民主的并不包括在内。怎样是民主党派的标准?我敢简单地说我个人的意见:无疑地是一贯主张民主,而且有工作的表现,有群众的拥护,可以代表全国性的政治团体(中国学联应该属于这类里)。但是我以为这民主两个字还贯注到下文的各人民团体各社会贤达。这理由是显明的。人民团体比较党派来得广泛,除了合法代表各阶级各事业的农、工、商、教育等团体以外,还有文化、艺术等等,有全国性的团体,但是象中华全国文艺协会这个团体,反民主集团因为他的民主性很强,无法利用,就另外制造一个中国作家协会(名词我记不清了,是cc派张道藩干的)。当然,树倒猢狲散,他是会跟了反民主集团而消灭的,我不过举个例子,认为人民团体也该不包括反民主假民主的在内。社会贤达这个名词,是历史性的沿用,其实象郭沫若先生在上次政协里,就以这项资格参加的,但是郭先生现在听到这个名词在摇头了。但名词是个符号,不对可以修改的,实质是符号的来源,象上次政协里社会贤达的代表,怕除了郭先生以外,在那时,大家就觉得没有被公认的资格,结果,他们的表现是达而未必贤了。那末,这个口号是否应该修正,当然可以讨论的。至于实质上,除了他们本身在社会上不属于党派和团体而有领导资格和作用的以外,我以为还得通过民主两个字,不是可以拉黄牛当白马骑的。好在五一口号里第四项“全国劳动人民团结起来,联合知识分子、自由资产阶级、各民主党派、社会贤达和其他爱国分子,巩固与扩大反对帝国主义、反对封建主义、反对官僚资本主义的统一战线,为着打倒蒋介石、建立新中国而共同奋斗!”可以说已经给了一个唯一的方针,也就是我认为各人民团体、各社会贤达都得为民主奋斗才合标准的理由。
 
    政协是人民代表大会的筹备员,不就等于人民代表大会,由为民主奋斗的各民主党派、各人民团体、各社会贤达来讨论并实现他是合理的。象辛亥革命时候,也由各参加革命的省份派出的代表协商而成立南京政府,就是先例。我为着这第五项的重要性,所以给组织政协的成分加以个人的解释,供给讨论者参考。至于这项的目标,是在实现各革命阶级(就是反帝反封建反官僚资本的各阶级)联合专政的联合政府,建立新民主主义的共和国。
 
                                                                      1948.5.
 
    作者:马叙伦

打印 』※ 收藏此页 ※『 关闭
首 页 民进概况 民进要闻 参政议政 宣传思想 组织工作 社会服务 会内监督 会员风采 Top
版权所有 © 2005-2013 中国民主促进会安徽省委员会 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转载
联系电话:0551-62602960 管理员信箱:webmaster@ahmj.org.cn